RSS
工会要闻 | 职工维权 | 职工文化 | 劳模风采 | 巴渝社会 | 巴渝工匠
困难帮扶 | 创业就业 | 工会微关注 | 工会网络 | 重庆新闻 | 大美重庆
首页 > 三工舆情
交往几个月借款扩大生产?原来是老赖“套路”
2018-08-30 11:10:21    重庆晨报  查看评论   订阅中工手机报   下载中工云信

  30多岁的金先生(化名)这段时间很苦恼,即使法院的判决书已下,但他却拿“老赖”没有办法。让他最后悔的是,在借款之前,没有仔细核查对方的底细,“要知道他老婆是‘老赖’,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借钱给他的!”

  交往几个月后就借钱

  在朋友的介绍下,家住江北区的金先生结识了40多岁的许先生。许先生经营着一家汽车运输公司,主要业务是天然气运输。

  许先生给人的第一印象是比较干练,而且为人豪爽,时不时邀约朋友一起出来聚餐。一来二去,金先生和许先生就熟悉起来。“他(许先生)和妻子一起做生意,平时出入都开着豪车。在我们面前,他总是提起自己的运输公司,业务很好,只是手头上没有太多闲钱,否则可以‘扩大生产’,赚得更多。”2015年年底,在一次聚会时,许先生提出向金先生借点钱。金先生对许先生的印象不错,就答应了下来。2015年12月,金先生分两次借给了许先生45000元,当时两人约定,月息两分,每月3号支付利息。

  接下来的4个月,许先生都按时支付了利息,而金先生也愈发信任这位朋友。随后,许先生开口向金先生借几十万元,“再买一辆运送天然气的罐车”。

  事后才知对方是“老赖”

  金先生觉得,几十万元不是一个小数目,开始有点犹豫。为了打消金先生的顾虑,许先生承诺,用他公司的一辆运输车作为抵押。

  2016年4月,金先生借给许先生夫妻28万元。这一次,他们约定月息两分五厘,每个月利息7000元。加上第一次借款45000元,许先生每月要向金先生支付7900元的利息。

  最初两个月,许先生按时支付利息。不过到了第三个月,金先生没有收到利息,他打电话询问对方。许先生的答复是,资金周转出现了问题,别人欠他钱,等他拿到欠款后,再支付金先生的利息。

  但让金先生没想到的是,这一拖就是半年多时间。最初,许先生还正面与金先生接触,可到了后来,就是许先生的妻子邓女士出面了。“她(邓女士)总是说,他们正在贵州那边做工程,手里有了钱就还。微信里,她还经常发一些工地的照片,也一直说还钱,但就是不拿钱出来。”于是,金先生决定调查一下。

  这一查,让金先生大跌眼镜,许先生的老婆在2014年就是“老赖”了!金先生在网上查询“全国失信被执行人名单”时发现,邓女士早在2014年就被渝北区人民法院列为“老赖”,欠债29000元。

  更让金先生吃惊的是,许先生原先经营的那家运输公司,在2016年10月进行了股权转让,现在的老板已经换成了别人,“2016年10月,也就是在欠我钱的那段时间里,他把公司转让了!”接着,金先生还发现,许先生一家已经搬家,他们的孩子也转到了其他的学校读书。

  “现在,我根本见不到他们夫妻俩,只是在短信和微信上和他们联系,但他们一直拖着不愿意还钱……”金先生告诉记者,他想先要回那32.5万元的本金,可许先生夫妻表示“没钱”。金先生说,这30多万元里,有一部分是他向亲戚朋友借的。如今亲戚朋友找他还钱,他被夹在中间,非常痛苦。

  已不是第一次赖账不还

  随后,记者在法院网站上找到了一份2015年的民事判决书,当时的被告方正是许先生的运输公司。

  这家名为“重庆市万久汽车运输有限公司”的单位,当年的董事长就是许先生。判决书上显示,2014年年初,原告罗女士和李先生与这家运输公司谈车辆投资合作,并在当年的3月签订了合作协议。罗、李两人各自投资25万元,双方约定每个月投资回报为2万元,罗、李两人各得1万元。

  在投资期间,许先生向罗女士支付了前10个月的投资回报,向李先生支付了前12个月的投资回报,之后再没有支付后续的投资回报。

  最后,法院判决被告万久公司偿还原告的借款以及利息,许先生对万久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。

  金先生表示,许先生在2015年向他借款时的情形,就和之前的那起官司一样,借钱的方式也如出一辙,“要是我早看到这份判决书,我绝对不会借钱给他们夫妻俩。”

  电话接通对方不承认

  昨天下午,记者拨通了邓女士的电话。电话接通后,接电话的女子称自己并不是邓女士。当记者询问对方是否借了金先生的钱时,对方沉默了一会儿说,“你找错人了!”随后,记者又拨打许先生电话,对方直接挂断,之后就再也打不通了。

  金先生向记者出示了7月底,他向邓女士催账的手机短信截图,当时对方还有回复。“电话号码没错,接电话的人肯定是邓女士,只是她听说是催账的,不承认罢了。”金先生说。

  今年3月,金先生已将许先生夫妻告上法庭,但在6月13日开庭时,夫妻俩依旧没有现身。金先生很是无奈,现在只能等待法院的最终判决。(记者 谭遥)

[责任编辑:蔺凯伊]
New Document
版权声明: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

我要留言

京ICP证100580号 |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(1012009003) | 京公网安备110401200155 |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
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(广媒)字第185号 |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(0111630)
关于我们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本站地图 | 投稿邮箱 |版权声明 |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10-84151598 |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:010-84151598
Copyright 2008-2016 by www.workercn.cn. all rights reserved

扫码关注



工人日报
客户端
苹果版
安卓版